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叶公好龙 转载有趣的话题 自娱自乐

 
 
 

日志

 
 

梁山泊好汉排座次 9 行者武松  

2013-10-16 17:02: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钱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这是宋孝宗乾道年间,中秋刚过后的一个深夜。正在六合塔上看念经书的行者武松,突然听到了一阵震耳欲聋的潮声,轰隆隆地由远而近。案前的烛火,在微风中摇摆不定。

武松猛地想起来,眼下该是八月十五的深夜了。塔上岁月深!每年的八月十五,照例都是潮信大作的时候。这一天的潮头,可达十来丈高,惊天动地!

武松合上经书,叹了一口气,来到窗前,只见皓月当空,潮头正如狼奔豕突。他想,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五十年前的今天,他的至交朋友鲁智深,就是在这一天夜里,在塔下的古色古香的禅房坐化的。

想起鲁智深,武松禁不住泪眼模糊了。尽管他数十年来,在这座曾经于高宗绍兴年间重修过的七级浮图的青灯古佛的生涯中,早已刻意地淡化了旧往的记忆,但是,总有那么几个亲切的身影,在他的眼前挥之不去。在这水天一色的六和寺落脚之后,他几乎是与外界隔绝开来了。从高宗皇帝泥马南渡而来,世事变幻如灯。包括跟他一起师从宣和年间最优秀的武术家周侗的岳飞,也背着莫须有的罪名,离开了这个多少还有些让人留恋的世界。而那时岳飞的年纪,连他现在的残躯一半都不到!

四十多个年头了!武松想。

他觉得,自己已经成了轰轰烈烈的宣和年代梁山的唯一见证人了。那是个英雄年代,杀人不见血。倘若当初与自己浴血奋战,将江南重新纳入大宋版图的那些弟兄们还在,他们是绝对不会受得住向来自手下败将的曾头市的那帮同族类们纳贡称臣的。

他吃力地俯下身去,然后朝着床榻蹲下身,用右手麻利地从里边摸索出一个粗重的酒坛子,倒了一碗酒,一口干了。―他就跟鲁智深一样,即便已经向佛家投降了,但仍然曲不离口。杯中之物,一日都不能放下。这也是当初他出家时跟方丈提出的唯一的条件。那时他左手已废,又眼见鲁智深淡然地离开了这个世界,于是所有的豪气,顿然烟消云散。

他觉得自己在三十岁之前,活得实在是太累了。从前在他看来是好汉壮举的种种,其实在别人家的眼中,不过是可笑的作业。最可怕的是来自自己最信任的朋友腹内的笑声!在梁山时,诸多弟兄在看觑他们这些农家出身的子弟徒步格斗时,都免不了心底里暗笑。真正关心他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孙二娘,一个是鲁智深。也许二娘当初让他做头陀是对的。他命中注定是个流浪汉!因为他的为人准则是从善良出发的,而这一点正是江湖的禁忌。当他自以为身在江湖的时候,江湖的阴暗面,却早已将他排斥了。

在勾心斗角的江湖,所谓英雄,其实都是些童心未泯的大小孩。然而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情况早已经不是悔恨两字能说得明白的。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微微而笑了。

此时,潮声越来越大。他想起了哥哥武大。他极力地想回忆起武大的形象,但是脑子里却填满了那个曾经让他心烦意乱的嫂子潘金莲的笑声。五十多年了,这个俊俏的女人在他的印象里,却仍旧栩栩如生。

武松又将酒碗添满了。望着窗外的月色,听着轰鸣的潮声,他情不自禁地回想起了那个银铺世界,玉碾乾坤的夜晚。

那是个寒冷的冬天,因衙门无事,他先行回到家中。嫂子是个可人意的女人,她烫好了酒。那时,她的绯红的脸色,让他怦然心动。他多么希望他的哥哥,能够取代自己的角色!嫂子的挑逗的目光,就像刀子一样扎在他的心上。那一刻,他觉得自己成熟了。一个像样的男人,在情义的取舍上,是一点都不能含糊的。一年之后,在解剖嫂子的肉体时,他的手一直在颤抖着。当鲜血从嫂子雪白的胸脯喷溅出来的时候,他的目光一阵昏眩。他发现,死亡竟然会是如此的美艳!

他在为哥哥悲哀的同时,也在为自己作为一个男人而悲哀。他想,那么,天底下到底有没有真正的男人呢?他想到了宋江。

那是一个比他的哥哥高不了多少的人物。但是他的乖巧与慈和,却让他心服口服。然而,后来他在默诵经书时,每每想到宋江,眼前总是出现了一个烂碎的地狱。

没有宋江,自己或许不会上梁山的。当初在横海郡柴大官人府上,他见了宋江,纳头便拜。可惜这一拜却是盲目的。身高比他的哥哥长不了多少的宋江,实际上是个比西门庆更加心狠手辣的人物。忠义的许诺,有时比砒霜还毒!他觉得,自己这辈子做的最大的亏心事,就是杀了潘金莲。

烛光摇曳。武松又喝了一碗酒。酒味早已经淡了,就像生命一样。他现在只喝浙江的女儿红。那碗中漂着淡绿的血红酒色,多象潘金莲那天晚上在烛影中的胭脂脸色!他想,好汉而不懂得风流之趣,那是人生最大的遗憾。

潮声依然卷地而来。武松端起酒碗,忽然看到其中有只苍蝇。他将苍蝇挑剔出来,然后一仰脖将酒喝干了。

次日:六和塔的小沙弥在清扫寺院时,发现了行者武松酒气熏天,跌得血肉模糊的尸体。小沙弥赶紧用手捏紧了鼻子。

梁山的幕布拉下了。


  评论这张
 
阅读(1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