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叶公好龙 转载有趣的话题 自娱自乐

 
 
 

日志

 
 

科普: 乒乓正反胶 北河  

2013-10-22 14:38: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只拿着一支光秃秃的球板打球,在乒乓运动中是不被允许的,也打不出什么威力来。球板上面,是要有覆盖物的。

早年乒乓球刚开展起来的时候,覆盖物是千奇百怪,五花八门的。后来,欧洲人发现一种东西特别适合通过摩擦来使球旋转起来,立刻展开广泛的应用。这种东西其实也没什么奇妙的,就是胶皮。日本人随后发现了另一种橡胶制品,可以产生一种类似“弹弓”的效应,通过弹力让球动得更快。这种更没什么关子可卖的东西就是:海绵。

也不知道哪个聪明人,突然有一天,将这两种东西叠在一起应用。于是,打球拥有胶皮和海绵的共同优点,既快且转。胶皮加海绵的覆盖方式,风靡全球,直至今日。现在,除了极少数几种胶皮外,所有的覆盖物都是海绵上的胶皮。各个乒乓球运动器材厂家,将胶皮和海绵直接粘在一起,制作成“套胶”出售。

一个标准的乒乓球拍,被以下图的形式覆盖。木质球板上,粘贴一层海绵,然后其上再粘贴一层胶皮。

点看全图

海绵的作用,是让球深陷其中。除了靠海绵反弹力增加球速外,也使摩擦力的作用时间更久,产生更大的旋转。自然,海绵的厚度和硬度,对击球效果的影响是很大的。但是海绵的材质本身,区别很小,甚至不如其颜色的区别明显。

点看全图

然而对于胶皮来说,就大大不一样了。一张胶皮,一面是有很多胶粒的,因此至少是不对称的。如果把平滑的一面粘在海绵上,露出胶粒一面,叫做正贴法。反之,如果把胶粒粘在海绵上,露出光滑的一面,叫做反贴法。毕竟,与球直接接触的覆盖物是胶皮,所以胶皮的效应,是最明显和值得研究的。

下面两张图,是一位中国乒乓球男队现役世界冠军使用的球拍的两面。

点看全图

点看全图

如果您看到此图,立刻说,哦,这是反贴的胶皮!我会恭喜您,都学会抢答了。但是,为什么两张反贴的胶皮,在同样的摄影条件下,反光度的差别如此的大呢?这里先卖一个小关子:)

再看这两张图,是一位中国女子现役国手的球拍两面照片。

点看全图

点看全图

这是跟反贴法完全不同的,胶粒在外,是正贴胶皮!但是,这两张胶皮是一样的吗?其实,差别是非常大的。上图中的胶皮,胶粒既短且粗,反弹力大,姑且叫做短颗粒胶皮。下图中的胶皮,胶粒又长又细,容易倒伏,所以叫做长颗粒胶皮,简称长胶,有些地区也俗称高胶。

知道了反贴和正贴的根本区别,我们不妨来具体看一下每个大类别内部的分化。

(一)正贴胶皮

1. 短颗粒胶(short-pips)

一般而言,正贴胶皮的胶粒高度较其直径为小的,叫做短颗粒胶皮。短颗粒胶皮在击球时,要靠颗粒,因此与球接触的面积较小,施加摩擦相对难一些。但是,胶粒受压,会产生很大的反弹力,因此击球速度非常快。以短颗粒胶皮进攻,必然重速度而轻旋转,叫快攻打法。

中国人对短颗粒的使用,是很有经验和心得的。因此,中国人的分类更细化一些,将其分成两大类。一类胶皮中,橡胶含量低,杂质多,因此硬度大,反弹快,摩擦力强。这种胶皮打出的球,生硬刚猛,凌厉无俦。另一类胶皮中,生橡胶含量高,胶质较柔韧,会吸收一部分来球能量,胶粒也会有轻微的形变。因此打出的球,不仅速度快,而且下沉明显,线路飘忽,显得怪异阴毒。后者叫做生胶;相应的,前者叫熟胶,或者更广泛的被称为正胶。

1.1 正胶

点看全图

上图就是一块典型的正胶。由于其快速猛烈的特点,主要被用于直拍选手的正手,以快攻取胜。

中国乒乓球,从建立时起,就以直拍正胶快攻打法为主流。容国团,庄则栋,许绍发,李景光,谢赛克,江嘉良…… 数不清的正胶快攻手,曾在世界乒坛刮起席卷半个世纪的中国旋风。后来由于技术的进步和器材的发展,快攻打法在与反胶打法的对抗中,回旋能力不够而逐渐落于下风。即便如此,90年代也出现了不世出的奇才刘国梁。刘国梁几乎靠一己之力将直拍正胶的快攻打法发扬光大,获得了世界乒坛的最高荣誉。

1.2 生胶

点看全图

上图是一块典型的生胶。也有少数直拍选手以生胶打快攻,但由于生胶控制力较弱,这种打法难度较大。

生胶最广泛的应用,是被贴在横拍选手的反手位。这样,同另一面的反胶可以相互配合,有快有转,威胁较大。这样的一面弧圈为主一面快攻的风格,叫做“快攻结合弧圈”打法。中国历史上也出现过不少优秀的手持生胶球拍快攻结合弧圈打法的运动员,比如70年代的施之浩,80年代的滕毅,90年代的王涛等等。

2. 长胶(long-pips)

点看全图

上图所示,是一块典型的长胶,乒乓运动中的特立独行者。

长胶,是指正贴胶粒高度远较直径为大的胶皮。不难想象,要靠长长的如同头发一般竖起的胶粒来制造摩擦,几乎是不可能的。而由于胶粒柔软,反弹力也必然是极其微弱的。

有的人会说,这种东西,既没有速度,也不能制造旋转,不是废品吗?然而,就像庄子说的大树一样,什么用都没有的东西,往往有大用途。中国乒乓球队的一位国手,在50年前无意的从废品堆里拣出了这个东西,然后发现了长胶的很多奇怪特性。当时,他用这个长胶拍打世界锦标赛,日本队的世界冠军们完全摸不到规律,直到被以极其悬殊的比分击败后,仍然处于丈二和尚的状态。从此,“魔术师”的称号广为流传。这位世界冠军的名字,叫张燮林。

经过研究后,魔术的秘密基本被揭开了。由于没有主动的摩擦能力,则任何上旋球被长胶反弹后,原来的旋转不变,回过去的球变为下旋球。同理,下旋球会被长胶变为上旋。这就是一个与乒乓球手的自然反应相背离的“反旋转”特性。并且,长胶是靠颗粒的倒伏而后回复的力,对球施加影响的,与摩擦或撞击的效果完全不同,类似排球中的上手飘球,球的运行轨迹显得极不规则。随着对长胶理解的深入,例如“磕”,“拱”等长胶独特技术被掌握,造就了以梁戈亮,陆元盛,陈新华,葛新爱,童玲,陈子荷等为代表的一代又一代的“魔术师”们。有“乒坛魔女”之称的邓亚萍,反手就使用了长胶,靠怪异的斡旋和凶狠的进攻创造了乒坛无敌的奇迹。

(二)反贴胶皮

1. 防弧胶 (Anti-spin)

首先介绍一种反贴胶皮中的特例。

这是一种无意中由损毁的反胶而发明出来的特殊胶皮。表面上,除了表面略显光滑或者稍为粗糙外,是看不出和普通反胶胶皮的区别的。然而,这种胶皮内部,是受了“七伤拳”的:海绵的弹性几乎丧失殆尽。因此,任何来球,在这种覆盖物上损失的能量都是非常大的。即使是威力强大的弧圈球,也将被变得温顺无比。因此,这种胶皮被称作“防弧圈胶皮”。

当然,防弧胶皮也是不能主动制造旋转的。但是用来击打,出球下沉明显,线路平直,对对手的威胁非常大。中国队的著名世界冠军蔡振华,就在球板的一面贴了防弧胶皮。这样,别人很难区分他用来击球的是防弧胶皮还是另一面的正常反胶。在发球以及拉弧圈的旋转方面,尽管动作完全一致,也足以令欧洲高手们真假难辨,吃足了苦头。

目前,由于主动能力不强,在日益发展的乒坛里,防弧胶皮变得越来越少了。

2. 反胶(Reverse)

光滑的反胶表面,提供了充足的与球接触时间,因此用反胶可以制造出非常强烈的旋转。反胶,是最理想的旋转利器,而旋转,则能够制造球运行的弧线,大大减少了对抗中的失误。所以,反胶胶皮的回旋能力,是无可匹敌的。反胶可以制造出攻击力强大的弧圈球,也可以被用于击打,速度也是极快的。所以,全部使用反胶的进攻打法,叫做“弧圈球结合快攻”打法。由于其全面性和巨大的进攻优势,如今在世界乒坛是具有统治地位的打法。

反胶是日本人首先使用的,而后传至欧洲,带来了乒坛技术的大革命。无数弧圈高手纷纷涌现。

中国人本来不是以反胶打法见长的,拥有的反胶选手,也多是模仿欧洲高手的陪练。到了90年代,这种情况被改变了。孔令辉成为中国以欧洲人擅长的横拍反胶弧圈打法夺得男子单打世界锦标赛冠军的第一人。从此,横拍两面反胶打法,如雨后春笋般在中华大地生长起来。

反胶按质地和制作工艺,主要可以分为两类。

2.1 粘性反胶

点看全图

主要为中国生产,如上海的红双喜,天津的环球,729等企业。

这种反胶的海绵较硬,反弹力大。而胶皮表面覆盖有一层胶质物质,靠黏着力增大表面的摩擦。

粘性反胶主要被中国运动员用于正手,用于进攻时威力强大,弧线奇诡,难以防范。

2.2 涩性反胶

点看全图

主要产自外国,如日本的Nittaku,德国的DONIC等企业。这种反胶海绵较软,形变回复性好,靠“弹弓效应”增强对球的弹力。表面稍显“磨砂质”,缺少粘性。主要靠使球陷入覆盖物中,增大接触面积和作用时间来增强旋转。

对中国运动员来说,涩性反胶被用于反手比较合理,因为强化了反手的进攻威力,而且防守时的稳定性十分令人满意。

现在,文章开头的问题可以公布答案了。原来,那两张胶皮,虽然都为反胶,但来源不同,质地相异,一个属粘性,一个属涩性。二者表面质地有着巨大差异,在光下看起来,效果当然不一样了。


  评论这张
 
阅读(26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